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天风苍穹 正文_第二十章 黯然(上)

书名:天风苍穹 | 类别:武侠 | 作者:丁依然 | 天风苍穹TXT全文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2017-02-22 本站域名更改为23zw.me,请使用23zw.me访问并收藏本站,老域名将在一段时间后失效!
    萧政回到真武宗正要穿过山门,突然被一个道士挡住了去路。

    “无量天尊,请先生暂离此地,旅游的话可以继续向南,那边有瑶池。”

    萧政停下身看了一眼道士,没有理会正要继续往前走才发现一层薄薄的光华挡住了院内的情形,于是急问道:“你是谁?”

    “不要管我是谁。先生既然误入此地,请按我指的方向离去便是了,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道士的语气好似山门之内的一切都是国家一级保护文物,手中也就差一个条幅,上面写着“闲人免进”。

    萧政大怒:“难道你没有看到我的装扮也是一个道士吗?”他现在对院落之中不时出现的飞剑声感到诧异,又对自己的师父等人感到担忧。

    道士仔细端详萧政片刻,眼中的冷光一现即隐:“不想先生竟是我辈之人,难道你来此的目的也是为了那件东西。”

    “什么东西?”

    道士努力半天也没看出萧政的修为,在他看来眼前的人必定是一个初窥修真的毛头,他有些得意地问道:“道友,前几天从天上掉落一件奇物,难道你不知道?”

    萧政简直气闷得要死,他觉得自己跟这个莫名其妙的道士罗嗦干什么。萧政冷冷地答道:“不知道,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你应该看得出来我是真武宗的弟子。”

    道士听后楞了片刻,把手中的拂尘放到手臂上笑着说:“还请道友不要怪罪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可以进去了。”

    萧政虽然奇怪这个道士为何反客为主,想了想后也没觉得什么不妥便急急朝院落中走去。那层薄薄的光华自然挡住了萧政,他想突破却不能前进分毫。萧政的功法全靠意念,帮师哥们提高修为或者炼器等等都是归功于脑子中的意念,他感觉能做得到的时候才会发出黑光,现在他对面前的光华束手无策,不禁回过头问道士:“这是怎么回事?”

    道士握着拂尘眯着眼笑道:“这是倒转乾坤阵,是我们血魂宗四大长老合力布下的,道友当然进不到里面了。“说完,道士脸色一变,手中的拂尘发出万道金光如触手一般向萧政缠去。萧政错愕之下,脑中也是一片空白,就这样被拂尘绑得结结实实。

    道士狞笑着拈出手印,那道薄薄的光华渐渐淡了下去,他一手提起萧政穿过倒转乾坤阵便向院落之中走去。

    “段一明你这老小子,如果还留着那件身外之物的话,这个人说自己是真武宗的弟子,相必就是你的徒弟,嘎嘎,他的命可握在我手里。”道士大声说着,他刚才正和其他人连手对抗段一明和他的两个徒弟,突然发现阵法周围有波动传来,不得不抽开身去看个究竟。

    萧政此时憋闷无比,拂尘缠得身上没有一丝力气,他努力转过头,才发现段一命和两位师兄正和三人在血战。

    唏嘘的胡渣子和由忧郁的眼神。

    此时的段一明更显得落魄无比,身上的道袍烂了七八处,嘴角时隐时现地露出一丝血迹,想是受了不轻的伤。段一明听后忙道:“东西我可以给你,幽冥子,你不要伤害他!”

    说完,段一明拿出一片玉简,手一伸,在空中与一个法宝缠斗的飞剑也回到手中。同时,鲁西星和关尹子也收回了自己的法宝,紧紧和段一明列成犄角之势。

    幽冥子想不到段一明会如此看重萧政,不禁大喜道:“好好,快把玉简给我,我不伤他就是。”

    段一明正要把玉简送出,另外三人之中一位娇艳的女道人说道:“幽冥子,你别忘了我们来时的誓言。”

    幽冥子正色道:“艳姬,我怎么可能忘记?不过,”他突然笑了起来,“你那美丽的娇体如果不伺候我舒服的话,我极有可能会忘了以前的狗屁誓言。”

    艳姬还未说话,另外一人淡淡地说道:“幽冥子,你还没有得到无名玉简,就说出这样的话吗?”

    幽冥子大笑道:“血嗜子,你在威胁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段一明比斗中自己的法宝嗜血魔镜已经粉碎,艳姬的修罗绫之中的器灵被那个小子的‘小金人’所伤,没有200年的时间器灵根本恢复不了,魂海子你的聚魂幡也好不到哪里去吧?既然你们都对我已经没有了威胁,我何必还顾着什么‘共同研究’誓言,大不了以后不做血魂宗的长老便是。”

    脸色妖异如同一个少女一般的魂海子怒极反笑,他看向段一明:“别忘了300年前是他杀了你的妻子,修真之人都说那是一次灭绝人性的杀戮,就是我看到你妻子元魂被吞噬后的惨景也为之惊叹。”

    段一明身体晃了一下,忧郁的眼神中立即充满仇恨,但看到躺在地上一脸痛苦的萧政,也只能摇摇头对幽冥子说道:“我现在不会向你报杀妻之仇,你只要把手中之人放了,东西我自会给你。”

    幽冥子脸色转换不定,他认为萧政必是一个重要的筹码,如果就这么轻易的放了,段一明和两个徒弟定不会让自己轻易离开,自己也只是飞升期的修为,一下对付这几人根本没有任何胜算。300年前怎么会杀了那个女人了呢?幽冥子愤恨着,转而一想不禁轻笑道:“既然你已经答应现在不向我报仇,我相信你也是信用之人。大家公道一些:一手交物,一手放人。”

    段一明点了点头,手一松,一团光芒托着玉简慢慢离手而去,幽冥子正大喜地接过,背后感觉一凉,他不得不转过身祭出法宝夺精铃去应付近到身前艳姬的修罗绫。夺精铃带着呼啸和修罗绫碰在了一起,一声沉闷之响后,修罗绫上的绿色光芒渐渐暗了起来,终于,在夺精铃越来越快的转动中,试图逃跑的修罗绫吸入其中。艳姬“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无力地靠在一棵树上。

    法宝的器灵和修真之人的元魂相连,进入元婴期后,法宝如同另一条性命,法宝受到任何伤害就会转加到其主人身上。修罗绫由于之前和段一明的飞剑相斗,上面灵力自然少了许多,很快被幽冥子炼制几百年夺精铃吞噬也在意料之中。

    血嗜子和魂海子见状,急忙拿出了自己保命的法宝向幽冥子打去。

    幽冥子接住了玉简,急忙放入怀中,正要避过血嗜子和魂海子的攻击势头冲出倒转乾坤阵离去时,艳姬却堵住了去路。

    幽冥子狞笑道:“艳姬,你难道真的想感受一下元婴被毁的下场?你也是飞升期的修为,马上就要步入九天列入仙班,难道真的要用身家性命换一件无名之物?”

    艳姬擦了擦嘴边的血迹,不甘地说道:“幽冥子,只有你不独吞那件东西,我自然会让你离开。”

    “哈哈,你让我离开?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好,我就让你体会一下元魂被吞噬后的感觉。”说完,幽冥子抽回缠在萧政的拂尘,轻念一声道法,拂尘立刻散发着光芒和在天空中呼啸的夺精铃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颗金色的头骨,头骨带着凌厉的哭叫张开大嘴向艳姬咬去。

    艳姬深知这是幽冥子最厉害的法宝,在自己重伤且法宝被吞噬的情况下,要保住性命唯有靠血嗜子和魂海子了。但魂海子的聚魂幡刚现身出来的鬼魂就被头骨吸收个干干净净,不一会儿,高达十几米的聚魂幡就成了一个破碎的烂布片,而血嗜子苦于自己的法宝被毁,不得不大喊道:“段宗主,此物掉落在你真武宗之内,本应归你所有,我们一时鬼迷心窍还请你不要怪罪,如果它被幽冥子这个小人独吞,修真界将再无宁日。”

    段一明淡淡地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看着被放开的萧政不禁说道:“徒儿,快过来。”

    萧政跑到段一明身边,急忙问道:“师父,这是怎么回事?血魂宗四长老是他们吗?”

    段一明查看萧政并没有大碍后,不禁松了口气,虽然不清楚萧政为何被人轻易抓住,望了一眼正在缠斗的四人说道:“不错,他们就是执修真界牛耳的血魂宗之人。昨天晚间他们来到昆仑山,用了一夜的时间破掉了‘迷仙阴阳大阵’,然后又来到这里向我讨要昨天正午掉落到我们真武宗内的一件天降物品。”

    萧政想到师父说的物品必是那片玉简了,突又想到师父曾经说的那位“成仙”的师母原来是被困住自己的幽冥子杀死的,而他却为了自己答应不报杀妻之仇,感激的同时又开始责怪起脑*法为何突然无法使用。

    段一明仿佛看穿了萧政的心思:“徒儿,任何人都活在迷茫之中,如今你对自己修炼的功法迷惑不解,但我知道有一天你终会清楚无比,为师对你说的‘随性而为’也正是此道理,我们回丹房吧,你的师兄们已受了不轻的伤。”

    萧政摇了摇头说道:“师父,你和大师哥二师哥先回去,这里交给我,为了报答你的知遇之恩,我送你一件礼物。”萧政说话的同时,在苦苦冥想下手中终于出现一道黑光。黑光飞向幽冥子,正在控制法宝的幽冥子突感身后一热,还有黑光夹杂的无边压力让他没有抵抗就失去了知觉。

    艳姬看着幽冥子的法宝正要吞噬自己,正准备舍弃身体让元婴逃脱时,一种压力顿减的轻松传来才发现幽冥子在一道黑光后成了碎片,她看向萧政不解地问道:“是你杀了他?”

    萧政冷冷地道:“很对,如果你们不想死,给我马上离开真武宗。”

    魂海子抱拳行了一个礼:“我们马上就离开,还请尊驾不要怪罪。”他想不到一个被幽冥子轻易擒住的人竟然这么厉害,望了望在幽冥子碎片中的玉简,在修真界以强者为尊的规则下,他也只能叹息着和其他人互看了一眼,撤去倒转乾坤阵,向外走去。

    突然,天上无端地响了一声闷雷。

    所有人都大惊:天劫!

    鲁西星拿着萧政炼制的那把飞剑干笑道:“师父,这次我和二师弟看来有麻烦了。”

    段一明早已经推算出今天是鲁西星和关尹子的渡劫之日,交出那片玉简,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想让血魂宗等人赶快离开,毕竟渡劫之时,任何意外情况的都会导致渡劫之人魂飞破灭。

    关尹子则恢复了王子般的口吻,虽然在刚才的战斗中受了重伤,但仍款款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挡。既然来了,大师哥,我们就愉快地迎接吧。”

    萧政不禁赞赏二师兄的豪气,看着血魂宗等人竟然又停下不动,不禁怒道:“怎么?你们想趁火打劫?”

    血嗜子赶紧说道:“不敢,我们只是奇怪劫云为何是黑色,所以……”

    天上本该红色的劫云却成了诡异的黑色,雷声不时炸响,四周变得阴暗起来,劫云附近的闪电成了黑色如树枝状的长条,一现既失。萧政看着段一明紧凝的眉头,知道师父也在奇怪劫云为什么是黑色。萧政认为自己给师兄们炼制的飞剑能挡住任何劫雷,正要让血嗜子三人离开此地时,忽然一声巨响,闪电变成了一条跳舞的银蛇,亮光一下把黑暗清除;雷声渐停,周围又亮了起来,而天空中带有劫雷的劫云突然消失不见,众人正奇怪这是何种原因时,一个高大的身影毫无预兆地出现在院落之中。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章 书签
下载TXT全文到手机 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天风苍穹》情节与文笔俱佳,请把《天风苍穹》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快速跟进试读天风苍穹最新章节
傲世中文网提供小说天风苍穹最新章节试读,提供天风苍穹TXT下载服务,请于24小时内删除您所下载的小说,前往正版网站购买阅读,支持正版,支持作者!